动漫专区 龙珠超夏目友人帐银之守墓人双星之阴阳师超级恋人剑风传奇风夏拳愿阿修罗人渣的本愿银魂名侦探柯南妖精的尾巴火影忍者海贼王进击的巨人青之驱魔师我的英雄学院惊爆游戏亚人政宗君的复仇

飞丸网 > 黑子的篮球 > 文章 > 八卦吐槽 >

由《黑子的篮球》看日本国家形象如何重塑!

时间:2015-06-12 来源:互联网 作者:秩名

日本在动漫方面的综合实力在世界范围内绝对数一数二,其动漫发展的模式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而不失创新和吸引力,这是其他国家动漫望尘莫及的。动漫是日本的重要产业链,在全球鲜有对手。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方面也在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在热血动漫上尤为明显,一部动画就可以让我们看到日本国际地位的变化,深刻洞察日本国家形象构建的重要转变。

热血动漫的热血过往

留在我们记忆中的日本热血动漫,无疑都是“斗志昂扬”“杀气腾腾”,以强攻姿态示人的。从鸟山明的《七龙珠》(1984)开始,类似“收集七龙珠可以召唤神龙称霸宇宙”的这种“称霸思想”,就在热血动漫中蔓延开来了。90年代后,借着政府提出的所谓“漫画外交”“酷日本”的东风,秉承其思想的一批热血动漫作品走出国门,传播到世界各地。

富坚义博的《猎人》(1998)里一群赏金猎人为了争夺第一的桂冠展开厮杀。武井宏之的《通灵王》(1997)同样是一群超能力者角逐“通灵者之王”的宝座。值得一提的是,与《通灵王》同一时代的许多作品也都以《××王》的形式来命名,如《海贼王》(1997)、《游戏王》(1998)等。岸本齐史的《火影忍者》(1999)的故事也是从主角漩涡鸣人立志成为第六代火影(忍者世界的王)开始的。井上雄彦的《灌篮高手》(1990)更是开创了“体育争霸赛”类型热血运动漫画的范本。之后出现的此类动漫,无一不是一群高中生进行各类运动赛事的故事,他们都以“日本第一”为目标。

不再那么热血的日本动漫

故事情节的雷同姑且可以说是借鉴的结果,但是同一种主题思想的沿袭就不得不令人深思。1989 年神户大地震之后,1990 年日本房地产泡沫开始走向破裂。这次房地产泡沫是日本历史上影响时间最长的一次,它不但沉重打击了房地产业,还直接引发了日本严重的财政危机。受此影响,日本迎来历史上最为漫长的经济衰退,陷入了长达 15 年的萧条和低迷。即使到现在,日本经济也未能彻底走出阴影。无怪乎人们常称,这次房地产泡沫是“二战后日本的又一次战败”。人们还把 20 世纪90年代视为日本“失去的十年”。

“个人主义”便是在这一背景下开始抬头的。其核心思想是,与其大家抱团取暖困在原地,不如各自凭借实力决出高低,让那些高人一等的佼佼者们带领大家共同走向胜利。这种思想作为一种主旋律,唱响在日本的各个角落,日本热血动漫自然也不例外。日本借由热血动漫在向世界传递一个讯息:日本不会轻易言败,日本还可以更强大,日本力图构建努力拼搏、不服输亦不气馁的“争强好胜”的国家形象。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且无限循环着。进入 21 世纪后,日本又接连经历了几次危机。2003 年 IT 泡沫破裂,2008 年美国华尔街金融危机波及东亚,2011 年东日本大地震、福岛核电站泄露事件重创日本。随后,日本经济再次下滑,政治也呈现不稳定状态。这一系列的天灾人祸使日本陷入了又一轮恐慌中,这一次可能比“失去的十年”带来的恐惧更胜。

在这一阶段推出的热血动漫无疑笼罩在恐惧的阴霾下。《银魂》(2004)中,面对占领江户(现东京)的外星人,日本武士手足无措。《进击的巨人》(2009)中,弱小的人类怕被巨人吃掉而将自己困入高墙内。《东京食尸鬼》(2011)中,同样展现了人类沦为“食尸鬼”这种不明生物饵食后显得无能为力。这三部动漫传达了共同的主题:人类为了生存,不得已拿起武器与实体不明的怪物进行战斗。

《银魂》里的坂田银时不为重振武士道赶走外族入侵,只为获得一隅灵魂的安宁;《进击的巨人》里讨伐巨人的人类不再为了“征服”或“称霸”,仅仅只是想看看“墙”外的景色。《食尸鬼》中的金木研虽然有着一半“食尸鬼”的血液,但一直不肯丢弃人类的部分,直到差点被强大的敌人虐杀后才愤而开始反击。

我们惊讶地发现,21 世纪的日本热血动漫抛弃了以往咄咄逼人锋芒毕露的“强攻”姿态,转为谨小慎微步步为营的“防守”阵势,将其民族文化中深藏的“物哀”“宿命论”等悲观厌世思潮发挥到了极致。而这种在新型热血动漫中,愈演愈烈的攻防逆转是否预示着日本国家形象也在发生着改变?

面对正在上演着“攻防逆转之战”的新型日本热血动漫,有人会说,这是接连经历众多打击的日本开始“示弱”的标志。笔者赞同日本笼罩在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中无法自拔之言论,但对于“示弱”一说仍抱持怀疑态度。传统热血漫画,特别是之前论述的 90 年代的作品,无疑不在强调“日本的强大”。“强者即为真理”一度成为日本动漫作品的信条。这被很多国家抨击是“军国主义残余的强者专制论”。而当此类作品渐渐被 21 世纪的新型热血动漫取代之后,关于“强与弱”的矛盾对立具体如何书写确实耐人寻味。

作为《灌篮高手》(1990)后继之作,《黑子的篮球》(2008)就很好地诠释了现代日本热血动漫,抑或是现代日本对“强大”的定义。《黑子的篮球》仍然延续《灌篮高手》中诸如各高校篮球队进行比赛最终决出“日本第一”的创作模板,其动机隐藏在对主角的设定上。

一来,主角“黑子哲也”是个存在感极其薄弱的人,但是他却利用自己的“零存在感”担任篮球的中转,来传球给其他队员。他触球时间极短,通常在别人没注意之前就将球传出去,并能精准传到空位队员手里。反观《灌篮高手》的主角“樱木花道”,他是何等的张扬、好强、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天才”。

二来,黑子哲也的目标也不是“成为日本第一”而是帮助从美国来的队友“火神大我”成为“日本第一”。如此无存在感、几乎一无是处(除了传球没有其他技能)且没有雄心大志的角色,竟成了日本热血动漫的主角。

《黑子的篮球》无论是漫画、动画都广受好评,并荣登动漫排行榜前三名。如此说来《黑子的篮球》确实有反常之处。但这是否证实了“日本示弱”一说呢?笔者认为,恰恰相反。仔细观察便可发现,乍一看之下,低调、无存在感、只充当别人背后助力的黑子哲也软弱无力。实际上,他确是连接所有队员的桥梁。如果没有了他,球队便几乎失去了通往胜利的可能性。他不依赖别的队员,而是别的队员依赖他。

不可名状之物才可谓强大

黑子哲也的“强大”无臭无味甚至不可名状,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其不可取代的地位。这简直构建了新世纪日本的国家寓言。不再执着于“争霸”“做大做强”的日本,开始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像黑子哲也一样,与其争得头破血流,不如作为各国都不可缺少的助力,发挥重要的连接作用。

一方面,日本被恐惧笼罩着。接二连三的天灾人祸降临无法抗拒,还有日本人拼命想要靠近,但又本能厌恶的“全球化”。在亚洲圈中,日本是最早实现现代化的国家,进驻日本的外资企业及进驻海外的日本企业,比例都已经上升到了可观的数目。但是,这并不说明日本社会已经全球化了。相反,想要把日本重建为一个全球性标准的国家是非常困难的。日本社会里没有“他者”的意识,所以他们在恐惧着:“我们最重要的东西(传统、共同体)被“不可名状”的恐怖东西夺走了。”由于恐惧,他们本能地在进行着防守。

另一方面,日本依旧在“争强”。日本的“强者崇拜”心理让他们对强大的事物总是抱着恐惧和敬意,美国便是最好的例证。虽然深深恐惧于全球化、资本化这种实体不明的东西,但又深深被其强大的感染力和威慑力所折服。骨子里“不服输”的日本一边谨慎地防守,一边学习着这股强大力量,探究其之所以强大的奥义。

从被强大的“不可名状”之物侵袭而进行防守,再到自己变成强大的“不可名状”之物威慑四方,或许这就隐藏在新型热血动漫中的日本的国家形象。

黑子的篮球评论